咨詢熱線:0558-2809069  0437-3226636

1908-1949

積盛壽大藥房,譽隆亞東藥業的前身,創辦于1908年,雖然創辦時間早,但賈四知先生外地而來,人地兩生,于是廣交社會名流,打通關節,終得到西安縣四大家族之一姜家的支持,将臨街的房舍出租給賈四知先生,店鋪開張後主要經營中草藥的生意,買賣也算過得去,韓雲金加入後,将鹿胎丸和參茸丸的技術帶到積盛壽,并從選料到加工上更加精進,比當年在萬壽堂時的品質還要提高一個檔次,不久便使得積盛壽的生意如火如荼。随着生意日益興旺,賈四知接受韓雲金的建議将原中興大街(後來曾經是一副食商店所在地)的一座六間二樓作為門市。

鋪面裝潢得非常漂亮,特從沈陽請來技工裝修電匾,用留聲機放送戲曲和流行歌曲,門旁兩邊玻璃櫥窗陳列着虎皮制成的老虎模型,并有名貴藥材虎骨、熊掌、人參、鹿茸、穿山甲、牛黃、海馬、龜闆等,還有各種“川廣雲貴、地道藥材、參茸膠桂、膏丹丸散”等字樣。坐堂醫生的牌子是用銅闆制成的,字寫得蒼勁有力,陽光下閃閃發光。從外表裝潢看很有藥業特點,顯得古色古香。進入店内,一樓前邊是櫃台,後邊是藥架子、藥匣子,上邊陳列中成藥。同時還有西藥櫃、茶葉櫃。後屋坐堂醫診室整潔大方,在此坐堂行醫的有吳克成、賈緒慶、蔣哲賦、李玉奇(曾任遼甯省中醫院副院長、教授)、趙宗慶(曾任遼源市醫院副院長)等。二樓還有西醫診室,有坐堂西醫孫守中。每位醫生診桌邊都有電鈴開關,直通前屋櫃台,聽到鈴聲就有店裡的學徒夥計到後屋取方,讓患者稍事休息喝茶水。藥方拿到櫃台,便迅速按處方抓藥。每抓一味藥稱好,都包成一個小紙包,内有小标簽,标簽上畫有該藥的形狀,并寫明該藥的名稱、産地、主治性能等,以便讓顧客拿回家按标簽對照,防止出差錯。藥抓齊後,便将若幹小包齊整地疊放在一張大包裝紙上,型如寶塔,然後放上一個小藥淋子,再封包捆好,打個龍頭鳳尾結,以便顧客提拿。藥包正面印有票印(印章),“積盛壽”三個大字印在中間,兩旁是“貨真價實”、“童叟無欺”字樣,還有介紹經營範圍的宣傳詞。
1912年,趙振山在養鹿時發現,這個梅花鹿全身都是可藥用的寶物。于是,開始研究配制鹿胎丸和參茸丸,據說這兩種鹿藥具有神效,有濟世救人的功能。在關于申請配制鹿胎丸、參茸丸呈文中這樣記載:“情因伊家中養鹿多年,所産之鹿茸、鹿胎,經邀名醫邱育春評定、儒醫段香閣研究,揀選上品群藥,不惜工本,制成人鹿商标的鹿胎丸、參茸丸兩種。專治婦科經血不調,赤白帶下,經行腰腿酸痛,産後淤血腹痛,以及久慣小産,永不受(身)娠。并男子諸虛百損,五勞七傷,服之無不立效,實有起死回生之妙,洵為病家之至寶也。囊年廣行方便,好善樂施,溯自制成此丸,每因親友索取,不受價值,以故服用奏效如神,是以聞名遐迩,有口皆碑。”由此可見,參茸丸、鹿胎丸主要原料為家産,保證貨真價實。并邀請名醫評定研究,具有學術上的權威性。藥品療效好,影響大。 
1921年,在西安縣(今遼源)做中草藥生意的賈四知先生,一直在考慮如何引進參茸類中藥原料,并制成中成藥,苦尋無果,卻意外得知韓金雲此人,便托人認識,并告知如能來賈四知的藥鋪做,那将讓韓金雲大展拳腳,也讓自己如虎添翼。韓金雲自幼貧苦,除了當年在趙振山手下做工,其它也不會什麼,就應了下來,随着賈四知來到了藥房門前,擡頭一看,匾上赫然雕刻着三個金漆大字“積盛壽”。從此,25歲的韓金雲加入了賈四知的“積盛壽”。

由于積盛壽經營有方,以優質服務取信顧客,韓金雲等店内大小夥計做事嚴謹,再加上新店地理位置要好于老店,所以從新店開張之日就門庭若市,生意興隆,每日前來求醫買藥的絡繹不絕,逐漸形成後來居上之勢,不久就發展成遼源最大的藥店。

店内無論是店員還是管賬先生,一律必須穿戴整齊,青一色的長袍,白布襪,光頭頂。後來允許穿西服,留分頭。顧客一進門,便有店員迎上來,有禮貌地打招呼: “先生,您是買藥還是看病?” “買藥請拿藥方來,看病請到後屋”。做到了服務熱情周到。該店經營藥品齊全,中藥幾百種,另外還有西藥。一般藥方都能抓齊,藥引亦不少,非常方便。其次是劑量準确無誤,不準多也不能少。還有藥品質純、潔淨,藥鬥裡的中草藥從無塵土和雜質,各味藥都嚴格按古法泡制,從不馬虎大意。方劑寫的是川蓮、藏紅花,抓的藥必須是四川、西藏

為了提高店員的業務水平,初進店的學徒,韓金雲都要求必須先到後邊藥房學會藥材加工制作,并結合實際記熟十八反十九畏和妊娠禁忌,然後進一步學習掌握“湯頭歌”、 “藥性賦”,經過幾年的鍛煉,掌櫃從實踐中選拔優秀的學徒到櫃台服務,由于店員功底堅實,每當見到藥方,就知道能治啥病,有的方子開錯了或者劑量少了多了,是本藥店開的他就找大夫商量核對後再抓,如果是外來的方劑,就讓顧客請教醫生後再來抓。這種為病人高度負責的态度,使積盛壽在顧客中享有崇高的威望。

在這裡學做生意的學員,要求能夠吃苦耐勞,做到眼明手快,操作利索,不下苦功是不行的。剛來學徒首先要給師傅疊被、掃地、提便壺、清理店堂衛生,晚飯後還要團藥丸子,一直忙到夜裡10多點鐘才能休息。徒弟不準吸煙、不準喝酒、不準賭博、不準身上帶錢,學徒期間理發、洗澡均由櫃上付錢,遇到急需可以暫借。那時店員掙身金(就是工資),年終發薪金,同今天的獎金類似。積盛壽全體店員牢記“一藥一性,豈能指鹿為馬;百病百方,豈敢以牛易羊”的古訓,認真地為顧客抓準每一味藥。他們周到而又熱情的服務赢得了信譽,使生意愈做愈紅火。1949年左右,又在四平市準備籌建分号,并購置了房産,後因解放戰争開始沒有開業。